流火

TLheas:

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看完海门回声就很想写点东西。是百合,虽然用第一人称但是是虚构的。 









那段时间里我动不动就想动动自己的头发。


人在想要做出什么改变的时候,动头发是最方便的,不痛不痒,也不累人,自己在家就能下手。


我拿着把剪刀站在镜子面前,挑起头发一缕一缕地剪短。被剪掉的发丝掉进水池里,我突然想到她之前说,想要看我长发的样子。


我剪不下去了,头发也就成了一边长一边短的样子。


这真的很糟,因为我就快要见到她了。


同样糟糕的还有另一件事,就在我把自己剪成傻逼的那天中午,我想炒个饭,热好了锅,油倒多了。我没什么生活常识,也没什么钱,油还剩大半桶,但我就是不想浪费。我拿了个碗,想把锅里放多了的油倒进碗里下次再用。结果碗里有水,油炸开了,溅了我一手。


我操。


我把手放到龙头底下冲,没起泡,但还是刺痒痒地疼。我拿出冰箱里的冰棍敷在手上,总算舒服了一点,敷化一根就放回去,拿第二根,一直等到最后一根也被我弄化,只好再重新拿出第一根。


敷冰棍的时候我一直在想,到时候见了她,我们会牵手吗。


不会的吧。


我把冰棍的包装撕开,半化不化地吃掉了。








她是我的初恋,但我一次都没见过她。我们在网上认识,又在网上分手了。


后来上大学,宿舍里几个人各自聊起了恋爱史,问到我的时候我说我没谈过,一次都没有。我不敢说,我怕我说了我在网上谈恋爱,她们就会以为那是因为现实生活中没人喜欢我。


其实不是的,我不敢说的最终原因其实是因为我和她都是女的,我怕我说了我和女人谈恋爱,她们就会以为那是因为没有男人喜欢我。


我一开始也这么觉得,有的时候太讨厌自己,会怀疑是不是真的没有现实中的异性会喜欢我。我因此想象过和事实相反的假象,并且盼望着哪天能经历一次。直到后来有人和我表白,男性,面对面,我终于知道那些盼望过的东西在现实中会和假想有着千差万别。


当时那个人有点紧张,但也不是特别紧张,他好像事先准备过草稿,说的话跟背出来的一样。前面说了什么我忘了,但我知道男人告白大概都是这么说的;好好笑,我明明没有被男人告白过,但我就是那么觉得了。


最后他说,我喜欢你,可以和我交往吗?我说谢谢,不了。说完我张了张嘴,还想再说句什么,最后还是没说。怪尴尬的。


现在我有点后悔,那时候我本来是想说,我有喜欢的人了。我应该说的。








我想起我第一次和别人告白的时候,我也是准备过了的。我准备了一瓶酒,计划好了,喝完酒我就告诉她,我喜欢她,想和她在一起。要是她拒绝了,我就说我喝多了,开玩笑的。


结果我还真喝多了,喝完都忘了本来想说什么了,就说,我好想谈恋爱啊。然后她说,和我怎么样。


我觉得自己瞬间酒全醒了,又像是更醉了一倍。


我就这样和她在一起了。








去见她的那天我手上的烫伤还是没好。我在家里化了一上午的妆,眼影从大地色挑到酒红,再换成烟熏色。我看着镜子里的人,这什么人模狗样的傻逼啊。


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还不会化妆,给她的第一张自拍是素颜的,四十五度角也遮挡不住的丑。大学的时候我和她开玩笑提起过,我说我小时候那么丑的自拍都被你看过了,你要是哪天要黑我我就得杀人灭口了。她说我从来都没觉得你照片丑过。


我把脸上的妆都卸了,涂了个防晒霜就去见她了。


反正我也不想怎么样。


我只是觉得,我这辈子,总得见她一面吧。








她和我想象中没什么差,就算不知道她穿了什么拿了什么,我也能认出来。她见到我倒是有点意外的,说,你怎么把头发剪得这么弱智。


这叫造型。


那你为什么素着颜就出来了。


出门见人才要化妆,我又不把你当人。


她靠了一声,说我真人比网上还欠。


我们看了场死侍,边看我边和她吐槽,她就边听边笑,笑得特别扰民。


之前我和认识了三年的朋友出柜,对方听完也不是很惊讶,就是有点困惑,和女人谈恋爱跟普通的交朋友有什么区别。我也很困惑,困惑她为什么会有这种困惑。当然有区别啊,怎么可能没区别。


然而我和她看完电影去吃饭,吃完饭再去打电玩。我看着她,突然觉得也没什么区别。刚分手的时候她说友谊天长地久。扯屁吧,有什么能天长地久啊。在这一点上友情和爱情都是一样的。


我们果然没牵手,不过过马路的时候我愣了半秒钟的神,面前蹭过一辆摩托车,她一把抓住我的手把我往后拽了拽,手指正好捏到我虎口的痛处。


我一个激灵,被她捏着的地方隐隐发烫,好像又被滚油溅了一回,这伤大概是不会好了。


但我没说,任她拽着,一直到我们过完马路。我想,还是不一样的吧。她要是只是个普通朋友我怎么可能去忍什么痛啊,早就该甩开她了。


我们站在路边,她松开我的手问我,想什么呢,路都不看了。


我说,我以前还是太穷了,我就应该在我们还在一起的时候去找你,那样的话说不定就能把初吻放在你这儿了。


她笑了笑,说,这种事无所谓啦。


那不行,我是个有仪式感的人,初吻就应该给初恋啊。


我怎么不知道你有仪式感,表个白都能表成那样。


我愣住了。什么啊,她怎么还记得啊。有个什么东西哽在我的喉咙里,太恶心了,我想吐,但我又怕会把心脏吐出来,它跳得挺厉害的。


我说,那我可以补一个吗。


她问,什么?


我说,我喜欢你,和我在一起吧。








以前她问过我,你有想过以后的事吗。


我问她,什么以后。


她说,就是你的未来。


想过啊。我应该会学商科,上完本科再读个硕士,然后在北京找个实习吧。就很常规的计划咯,怎么突然想问这个。


那我呢?


啊?


你未来里的我呢。


啊。


我停顿了一会,我们是打字聊天的,我看不见她的表情。那一刻我忽然觉得,好没安全感啊,网恋这种东西。最后我说,顺其自然吧。


长大之后就该懂了,没什么东西是可以顺其自然的,不过是在给拖延症找借口,这个问题我现在决定不了,所以顺其自然吧,让给想要决定的人去决定,又或是推给几天后几月后几年后的自己。


我说顺其自然,于是她就决定了。她说不敢想象和父母出柜的场景,我们就那样分手了。


后来她交的都是男朋友,不再需要考虑这种问题。我为她感到骄傲,毕竟我们是朋友嘛,友谊地久天长。


再后来她前任出轨,她发消息给我,三句不离大猪蹄子。她说男人都是大猪蹄子,还是女孩子好,女孩子是草莓蛋糕。


我说,要是我是大猪蹄子就好了。


她笑了,说你什么毛病啊。


我说,至少那样就可以想以后了啊。








我喜欢你,和我在一起吧。


我紧张地看着她的嘴,我怕她说谢谢,不了。可她没有。


她的口型好像是要说,好啊。


我赶紧抢在她之前,看着她,笑了笑说,


开玩笑的。我喝多了。









“…请将我带走吧”

她看着月亮 心里默默想着